心武界,晋国。

    昭武王登基二十年以来,天灾人祸不断,外有国战不止,内有三十六路反王逐鹿天下,四处狼烟滚滚,国势日颓。

    而江湖之上,宗门明争暗斗,下有帮派混战,群魔乱舞,民不聊生。

    总体上,国家已无力控制局面,大厦将倾,妖孽四起,有易鼎之相。

    梨城,背靠梨山,前临渭水,有数十万人,乃天水郡首府,各方势力鱼龙混杂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人拿钳,光头健壮青年拿锤,二人正打铁。

    刘洪家里祖传铁匠手艺,上面两个姐姐已经出嫁,下面有两个妹妹,家境一般。

    随着梨城日乱,有感于乱世艰难,刘老爹两年前将刘洪送去了张氏武馆,想让他学一点防身之技,能在这乱世中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刘洪练武的天赋只算一般,家里又没什么钱,穷文富武,两年下来,将家里的一点老底子耗得一干二净,却是没练出什么名堂。

    上月武馆催着要续第四季的钱,家里凑不出来,只能退出武馆,回家重操旧业。

    “爹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中午时分,刘洪整理废铁时,翻出一个巴掌大的黑色铁圆盘,上面满是云雷纹,古朴玄奥,对他很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“收来的,你留着玩吧。”刘老爹看了一眼后道。

    “娘。”

    刘洪来到后院,老娘刘韦氏韦小莲正在浆洗,这是她每日的工作,给大户人家做浆洗,非常辛苦,时间长了腰都直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四妹九岁,小妹五岁,也在帮忙洗衣服,看到他时,都乖巧的喊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两个妹妹,四妹有些怕他,小妹天真浪漫,特别粘他,他更喜欢小妹一点。

    “洪儿,别练狠了。”刘韦氏连忙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娘。”

    刘洪摸着自己的光脑袋,有些无奈地道。

    他在张氏武馆学的很杂,练了六七门武技,进馆的时候教拳的师傅说想练武,要先学挨打,所以主要学的是铁布衫,也是最费钱的外门横练功夫。

    这门功夫,每一次练习都需要大量消耗昂贵的药油,否则容易伤身体,这就是老娘为什么不让他练狠的原因,因为家里现在供不起那些药油了。

    铁布衫,有内练与外练。

    内练一口气,外练筋骨皮,最终达到气血贯全身,身如钢铁,坚不可摧的境界方。

    内练方面,有专门的呼吸方法进行练气,再配上各种动作进行长时间的训练,达到气血可以瞬间集聚在某一个部位的境界。

    外练方面,初期以湿布卷成束,抽打身体各个部位,至皮肤坚韧如牛皮,方算入门;

    后以竹鞭抽打,至皮肤与肌肉坚如硬石,方算小成;

    又后以铁丝与牛筋绞成的鞭子抽打身体,至皮肤与肌肉坚韧似铁,方算大成;

    再后就以纯铁丝的鞭子抽打身体,至皮不破肉不伤,是为巅峰;

    最后,练至刀剑不入,身似钢铁,方为圆满。

    他现在入门了,但第二阶段无法进行,不敢以竹鞭抽打身体,因为没有药油,是绝对不能那么训练的,几天下来就会抽坏身体。

    他也因为修习铁布衫,才光头的,因为脑袋也要抽打,抽得毛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准备好之后,先内练后外练,一番折腾下来,一个时辰过去了。

    吃了两个大饼,刘洪接手打铁的工作,刘老爹下午去休息了,韦氏则和两个妹妹去送浆洗完的衣服。

    下午的工作是给刀开锋,运气不好,给一把横刀开锋的时候,不小心割伤了手掌,坐下休息时,拿出那个铁圆盘把玩起来。

    这东西好像是铁,但好像又不是,他不认识这种材料。

    正好手掌上的血染到了铁圆盘上,这东西突然出现了变化,化为一道流光,钻进了他的伤口之中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自己的手,刘洪目瞪口呆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他的脑海中突然一阵震荡,然后一股力量透脑而出,在他面前形成了一个虚拟的屏幕。

    屏幕正上方是一个虚拟的黑色圆盘,上面还有清晰的灰色云雷纹,下面是一些心武界通用的玄文。

    神器:偷天换日(自带偷天换日系统,可夺一切神仙道佛妖魔人之灵性)

    宿主:刘洪

    境界:练精化气(入门)

    练法:明劲(入门)

    功夫:易骨(入门)

    武技:1,铁布衫,黄级下品,入门;2,金钟罩,黄级中品,未入门;3,铁臂功,黄级下品,未入门;4,混元桩,黄级中品,入门;5,龙爪手,黄级下品,入门;6,虎拳,黄级下品,入门;7,绝户刀,黄级下品,入门;8,开碑手,黄级下品,入门。

    技能:1,分解(未开启);2,合成(未开启);3,偷天换日(未开启)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得了一个神器吗?这东西对我有什么用?要我去斩杀神仙道佛妖魔?真是见了鬼了,我要能斩杀那些东西,还要神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刘洪喃喃而语。

    境界、练法、功夫这三个东西,他是知道的,这是武道的常识,进武馆没多久就教过他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阵哭天抢地的声音在门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呜呜,洪儿,不好了,小妹被人抢走了,呜呜,我不该带她们出去的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哥,呜呜,刚才娘进去送衣服,我和小妹等在外面,有几个人冲过来要抓我们,我跑掉了,小妹没跑掉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刘洪抬头一看,正是老娘和四妹。

    “在家呆着,把门关好。”

    刘洪脸色顿变,眼中凶芒毕露,抓起旁边刚刚开锋的那把横刀,就冲出了铺子。

    这个乱世,像小妹那样的小丫头被弄走,他不敢想像会有什么后果,被做成人肉包子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飞奔到离家三百多米的洗衣房,刘洪左右一看,两侧商铺的人都缩了回去,不敢搭理他,怕惹上麻烦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横刀出鞘,刘洪冲进了洗衣房,里面顿时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“刘洪,你想干什么?”柜台后面的王掌柜尖叫道。

    刘洪二话不说,先一刀剁在了柜台之上,神情极为冷厉地道:“谁掳了我家小妹?”

    “你?你?”

    王掌柜面色苍白,他可是知道刘洪这小王八蛋的脾气,本事不大,脾气不小,胆大包天,做事不顾后果,这是一个真敢捅死他的货。

    “那几个人……面……面生,有,有个人跌倒了,我刚好看见他的衣襟里角绣了一朵黑云,应该……应该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支吾起来,再也不敢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黑云仙教?”刘洪眼睛一缩。

    “走哪边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王掌柜没说话,指了指东面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!”刘洪立即收刀走人。

    黑云仙教是一个邪*教,常年在梨城搞风搞雨,愚弄百姓,他知道小妹落在他们的手中,真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现在去追已经不可能了,就算追上了,他的实力这么差,也干不过人家,得另想办法。

    像这种邪*教,在城内一定有落脚点,他们在城里有很多信徒,也有不少供奉。

    掳小妹这样穷人家的小丫头,肯定不是绑架,应该是另有用途,他想起去年关于黑云仙教的一个传说。

    去年有一次梨城有大量小孩子失踪,后来有帮派传出一个没有证实的消息,就是黑云仙教用小孩子进行活祭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就应该不止小妹一个人被掳。

    如果有多人被掳,或者之后还会有孩子被掳,那这些孩子就应该暂时还在城里,他要找到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跑回家里,一家人正悲云惨雾。

    刘洪不等家人说话,抢先说道:“爹,娘,没时间了,收拾东西,出去躲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洪儿,你,你想干什么?”刘老爹颤抖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爹你别问,听我的,赶紧走。你们走了,我才好去找小妹。”

    刘洪不想多说,小妹是一定要救的,豁出性命也不能不救,他要送走家人,然后再动手,要不然一旦失手,就很可能祸及家人。

    在他的催促下,一家人匆忙收拾了一下,去了大姐那边。

    大姐虽然嫁的一般,但上面公婆都不在了,她的性格和刘洪一样强势,所以能做得了家里的主,暂时在那边住几天,应该没问题。

    刘洪没去,在家做准备。

    准备了火种火油,石灰包,两块护身的铁板,遮住光头的头罩和面罩,然后睡觉。

    他的意志很坚定,面对这种情况,居然也能睡得着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,已经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先烙了几张饼,吃饱之后,又休息了一会儿,直到深夜,才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两块铁板绑成了胸前胸后,外面又穿了一套短打衣服,带了两把刀,一把横刀,一把尺许解牛短刀,乘着夜色,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刘洪来到坊间的陈府,小心翼翼地从后院翻墙摸了进去。

    坊间早有传闻,陈府是黑云仙教的供奉,他没其他路子,只能从这里想办法。

    陈家是梨城西坊有数的大户人家,府院很大,院落重叠,不知有几重,这时候已经接近子时,陈府的人应该都睡了,只有一些灯笼彻夜长明。

    后院是一个花园,当中是一个人工小湖,有两亩大小,很是空旷。

    刘洪先察看了一下,左边靠墙有一幢低屋,应该是仆役所住之处,竟然还有人没睡,有亮光和动静。

    他悄悄摸了过去,发现里面有一个人,马上大摇大摆地推门而入,反手将门掩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呃!”

    里面是一个小厮,正准备上床睡觉,看见一个灰衣黑面人走进,还关上了他的门,吓了一跳,正要叫喊,却被一支短刀顶住了喉咙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